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神雕后记之龙女奶荒

神雕后记之龙女奶荒

第一

  时间一晃已是襄阳大战之后的数年,蒙古大汉蒙哥在攻城战中意外身亡,风
雨飘摇的南宋又迎来了最后几年安乐的时光。郭靖和黄蓉两人义不容辞地继续坚
守在抗蒙第一线,但这重担对于神雕大侠杨过来说就不太适合了。

  杨过大半辈子都在盼望着跟自己的妻子,小龙女生活在一起,战乱时他已经
辜负太多。话说杨过和小龙女一起回到终南山后的古墓生活,长达数年的时间,
杨过都一心一意陪着姑姑,两人的爱情结晶也顺利诞生到这个世界上。

  小龙女保养有道,虽然人到中年,但清秀绝丽的面容身姿仍然如同少女一般。
对于自己妻子的美貌,杨过是绝对没有异议的,他细心照料着这个小小的家,两
人的生活甜蜜如初。然而世事难尽如人意,忽必烈大汗登位,南宋边疆战事又有
重燃的迹象。

  这个时候,小龙女产下的小男孩才刚刚三个月,受益于自身深厚的武功修为,
她自己的行动恢复如初,但在照料小孩子这件事上却遇到不小的难题。小龙女年
纪毕竟也已不小,虽然外观看上去无法察觉,但哺乳这件事就遇到了难题,小龙
女的奶水无法满足这个小孩的需要。

  好在最近一对夫妇因战事逃难到古墓附近,杨龙两人收留了两人,治好重伤
的丈夫。这对夫妇感激涕零,主动帮着小龙女照料小孩,而且她自己的孩子在战
乱中遗失,奶水却是还没断,暂时能代为喂养。

  杨过听到边疆突发事件频发,江湖动荡的消息,深受郭靖感化的他心如火焚,
急切想为国尽一份力。杨过明白小龙女这时候需要人照顾,而且自己再也不愿意
妻子卷进这种血雨腥风的大事件里面。

  小龙女察觉到夫君的顾虑,她大方地建议杨过出山帮忙,自己可以想办法照
顾孩子,况且还有那对避难的夫妇帮忙,可保无碍。杨过表示忧虑,但小龙女提
出来的方案让杨过觉得颇有可行之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已经深深为郭大
侠感化,国家大难当头,自己义不容辞。

  吻别妻子之后,神雕大侠杨过暂时离开了这个幸福的小家。

  小龙女表面上富有信心,事实上她对于自己面临的困境深感忧虑,逃难的妇
人暂时还能用奶水喂养孩子,但她在避乱时受伤,孩子的丢失也给她重大打击,
精神和身体状况均不太好,恐怕无法持久喂养。小龙女明白,她自己得想办法解
决。古墓虽然偏远,但附近多有村落,说不定会有一些村里的大夫能帮到她。

  小龙女首先去了附近的一个小村落。小龙女在村子里逛了一圈之后,发现了
一个挂着大夫牌子的小茅屋。村里的大夫,说不定能解决她奶水不足这个问题,
小龙女抱着这样的想法进了小茅屋。迎接小龙女的是一个头发都掉光了的老头,
不过看上去还算是精神奕奕。大夫坐在自己的药材中间,仅有一张破旧的小木桌
给病人把脉用,地方看上去甚是简陋。

  小龙女并非圆滑之人,她直接就道明了自己的来意,这一下把大夫吓得不轻。
小村里本来就很难见到小龙女这样俏丽的女人,一袭白衣的小龙女走进来时,老
头还以为大白天的怎么闹鬼了。仔细一看,老头才发现这是个美得没有人间烟火
气色的女人,他眯着眼盯着小龙女鼓起的胸脯看了好久,也不知他内心是不是起
了色意。大夫动了动枯瘦的手指,似乎想给小龙女把脉,又像是要拿什么东西,
但最终他还是收回手。

  【姑娘,你这个问题吃方子很难有用,如果喝鸡汤都不够奶娃儿,我们这儿
一般就是花钱去找一个奶妈。你过来,我给你指个方向,那边有户人家的孩子刚
断奶,可能帮到你。】老头给小龙女指了村里另外一家的方向,他似乎有点紧张,
说完这些,老头如释重负地坐了下去,头也垂了下去。

  找多一个奶妈,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小龙女点头道谢,她按着大夫的说法,
敲开了远处一户人家的门。

  开门的是一个皮肤白净的少妇,体态略丰盈,她有点疑惑地望着小龙女。小
龙女抱着歉意,含蓄地把自己奶水不够喂养,想要寻找一个奶妈代为照顾的想法
说了出来。这少妇虽然颇感意外,但她听到小龙女愿意支付银两作为酬劳,脸上
的神色也有所缓和。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少妇身后的屋内响起:【咦,你是柳姑娘?】这个许
久没有听到的称呼,像一根箭射进小龙女胸口,一下子让小龙女的心绷了起来。

  (备注:柳姑娘是绝情谷谷主公孙止对小龙女的称呼)

  【你是?】小龙女望向少妇背后,一个年纪大点的妇人正在惊讶地望着她,
看年纪应该是眼前少妇的母亲。

  无巧不成书,此中年妇人竟然是当年绝情谷的女弟子,因为绝情谷为杨过所
灭,四散的弟子飘落四海,各自过上完全不同的生活。妇人确认了小龙女就是当
年万恶之源的柳姑娘后,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小龙女不是什么善于察言观色的人物,她对于自己找到一个旧相识感到惊奇,
甚至还产生了一点好感。

  中年妇人听了小龙女的请求后,沉吟半响,脸色也是阴晴不定。她终于邀请
小龙女进屋一叙。小龙女进屋之后,少妇带着她在屋里坐下,这里面似乎就她们
两个大人,还有一个睡在床上的小孩儿。

  少妇解释道,她的男人当兵出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中年妇人确
认小龙女的来意之后,她开口道:【柳姑娘,绝情谷之后我的日子也不太好,如
你所见,我和我女儿就住在这个小地方,你看上去倒是没什么改变。】小龙女微
微笑着把古墓派修炼会刻意压制情欲的事说了一次,这时,中年妇人方才明白,
为何小龙女看上去仍然跟当年似的,甚至变得更有女人的韵味。身为女人,她对
于眼前这个年纪不小,看上去却恍若少女的美人感到有些不快。

  由于小龙女的实诚态度,母女俩也渐渐说得多了起来,气氛缓和了不少。在
交谈中,小龙女获知这个中年妇女叫红花,年纪比小龙女大了五岁,但看上去却
不是同龄人。红花的女儿叫小菲,年方十七,非常年轻。小龙女亲切地称呼红花
为花姐,称呼她的女儿为小菲,母女俩也都知道了柳姑娘真名叫小龙女。

  【龙姑娘,我在绝情谷里时是炼丹房的,好歹学过一点医术,要不嫌弃,我
帮你看一下。】花姐提出要帮小龙女看奶水不足的问题,小龙女自是大喜过望,
加上现场都是女人,小龙女也没有过多考虑就解开了自己的衣裳,让花姐检查自
己的双乳。

  小龙女的双乳看上去挺拔丰满,形状要比婚前大了不少,两颗精巧的乳尖鲜
艳欲滴,倒是不像一个正在奶孩子的女人。花姐用手轻轻捏住小龙女的乳晕,用
力一挤,娇嫩的乳头上冒出几滴浓郁的乳液,竟然挂在乳头无法滴下。要说哺乳
一个孩子,小龙女这奶水量确实少了点。

  【嗯】花姐沉思了一会儿,她的手指不断敲击着桌面,眼睛在小龙女身上扫
来扫去。

  【龙姑娘,这奶水乃情欲之气,女人的七情六欲浓缩成精华,身体才能自然
而然地产生香甜之汁。我想,你们古墓派一贯压抑七情六欲,身体欠缺精华之气,
是故给予孩子奶水的能力也会有所欠缺。】花姐说着时,旁边的小菲偷偷捂住了
嘴。

  小龙女倒是听得连连点头,古墓派传人至今没有一个人生过孩子,没人知道
古墓派的修行方法会带来什么影响,花姐说得倒也在理。

  【那怎么办,有没有药治疗?】小龙女急着追问。

  【有倒是有,就是怕龙姑娘吞不下去。】花姐望望少妇,显得有些为难。

  【怎么会呢,药就算再难吃,我也能吃下去。】小龙女信心满满地说。

  花姐叹了口气道:【那好吧,龙姑娘,你知道这补气之法最方便莫过于直接
喝下另外一个女人的情欲之气。我女儿现在还在产奶阶段,而柳姑娘你也正是产
奶时,万事只缺一点药引。本来可以让我女儿给你一点奶喝,但我女儿现在的奶
水逐渐变少了,如果要刺激你的身子,我认为你需要直接喝下我女儿的尿才行。】
花姐说出了这个方案,旁边的小菲身子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

  没想到的是,小龙女脸色凝重地答应了妇人的要求。【只要能让我产奶,我
可以接受这方法。】小龙女听到这个药方时,听说要喝尿,眼神里有些犹豫。但
她看到花姐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自己也确实渴望着治好这个问题,心里一横就
同意了。至于廉耻那些世故,小龙女一向是不理会的,她只是觉得这喝尿的味道
可能太难下口。

  话说到这个份上,花姐也就没什么理由推脱了,她牵着小菲走到内屋,说是
不方便现场解衣。过了半响,花姐端了一个盆子出来,里面盛满了黄灿灿的尿液,
看这分量可能两个人都往里面撒了,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事实上,这两人也确实都撒了,花姐往尿液里放了一点药末。这种药才是关
键,这是她当年从绝情谷带出来的药,用在刚刚生娃的女人身上,有催乳的功效。

  小龙女不知道这些,她接过花姐递来的盆,鼻子马上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
不知怎么的,小龙女心里竟然也不会觉得恶心,她觉得自己为了奶孩子,什么手
段都可以接受。

  喝就喝吧,小龙女倾斜脸盆,黄灿灿的尿液不断灌进她的口中。中年妇人和
少妇都惊奇地发现,小龙女这样看上去清纯至真的女人,居然可以不皱眉头地喝
下一大盆尿水。这些尿水足够让小龙女的小腹鼓起来,肮脏的液体留在了她的体
内。

  小龙女喝完这些尿液,没过多久她就感到浑身泛起一股暖意,胸前双乳深处
有一股力量在不断涨大,双乳竟然隐隐有些胀痛。这种感觉好奇妙,小龙女感到
了跟过儿在一起才有的激动感觉,平日里心如止水的她是很少出现这样的波动的。
看来花姐的方法真的有效,小龙女这样认为。

  过了一会儿,小龙女抚摸着自己的乳房,涨大的乳头轻轻一碰就能喷出乳汁,
她惊奇地瞪大眼睛。这才一炷香的工夫,她对于妇人的治疗手段变得更加信服。
恰好这时,小菲的孩子饿了,开始哭叫。为了确认疗效,花姐友善地提议让小龙
女代为喂一次。

  【乖孩子,来吃奶吧。】小龙女把孩子抱在怀里,当着花姐和小菲的面给孩
子喂奶。那孩子张口含住小龙女的乳头,用力吮吸起来。要在平日,这孩子一番
努力后多半也喝不饱,但今天这源源不断的奶水就像洪水一样泻出,孩子喝了个
痛快,看得小龙女心花怒放。原本,小龙女的身体素质就很好,内力深厚的她经
过药物稍微刺激,这奶水立刻像泉水那样喷出来。

  【谢谢,太谢谢你们了!】小龙女感激地道谢,但她才刚说完,孩子就吸空
了一只乳房的奶水,小龙女马上让她吸另外一只乳房。起初,小龙女的奶水看上
去增加了不少,但这种分泌增加的效果缺乏持续性,没多久,她的两只乳房都没
有奶水了,孩子却还在吮吸。

  【比平时要好一些,但还是不够啊。】小龙女面带愁容地说。

  花姐笑着点点头,【龙姑娘不要心急,这身子一时半会也没法恢复,要慢慢
来。依我看呐,龙姑娘多半是缺乏房事,以至于身体有些迟钝。】小龙女听懂了
花姐的意思,已为人妻的她对这事儿还是很熟悉的。杨过在她怀孕到生产之后的
时间都很少跟她房事,要么是爱惜妻子的身体,要么是自己没有时间。小龙女若
有所悟地点点头,【那怎么办啊?】【龙姑娘能让我看一看吗,女人如果过于清
心寡欲,这奶水自然就不会有了。】花姐笑眯眯地抚摸小龙女的大腿,她意思是
想看看小龙女的私处。

  小龙女略微犹豫了一下,毕竟这是要给别人看自己的隐秘地方。好在小龙女
没有传统女子的道德观,她一想到这是为了治疗就同意了。

  花姐掀开小龙女的衣物,映在眼前的是一个娇羞的私处,颜色就如小龙女的
风格一样淡雅,紧紧闭合的阴唇似乎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私处。花姐暗暗感叹
小龙女保养得如此之好,这私处比很多处女都要强,毛发也不是很多。

  小龙女神色平静地看着花姐,她对于自己的私处展现在两个陌生人面前,似
乎没有什么害臊的感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有奶水能喂好孩子,是吧。

  花姐用两根手指轻轻拨开小龙女的阴唇,敏感的阴核刚一碰到就涨大起来,
她的阴户其实是很敏感的类型。花姐仔细看了看小龙女的私处,笑道:【龙姑娘,
你很久没有房事了吧?】小龙女点点头。

  【你看,你长期习惯了这种修炼,女人的阴柔之气被你压着散发不出来,这
身体缺乏阴柔气息,奶水也就不足了。你要知道,这男人和女人都有奶头,但只
有女人才会有奶水啊。】花姐拨弄着小龙女的私处,笑道,【依我看呐,需让你
的真实身体需要解放出来,你才能有正常女人的身体。】小龙女听得瞪大了眼睛,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解释。长年与世隔绝的生活让小龙女几乎没有朋友,仅有
的几个认识的人也没人跟她提过这些,花姐刚才很神奇地让她奶水多了起来,小
龙女现在十分信服。

  【那怎么办啊?】小龙女问。

  【正常的女人,平时多点房事可以调节身子,但龙姑娘你的身子太缺乏阴柔
之气,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龙姑娘采阳补阴,阴阳调和,这样女人的阴柔之气
才能在身体里连通。】花姐拉过小菲,在她耳边说了一通,似乎是在劝说小菲去
帮小龙女。

  小菲边听边摇头,她甚至大声叫道:【妈!你不记得当年公孙谷主被这个女
人害死的事了吗,你为什么要帮她这么多!】

  听到小菲的话,小龙女一脸歉意道:【花姐,小菲,当年龙儿不懂事,跟过
儿闹别扭,结果给你们造成这么大麻烦,我也觉得好生过意不去。】她言语里似
乎从不责怪绝情谷底把她困了十六年这个事实,那错误都是公孙止一个人造成的,
她自己也有责任,谷里的其他人都是被连累而已。

  【龙姑娘喂孩子要紧,你怎么这样小气!】花姐也提高了嗓门,两人说着说
着好像要吵起来。

  这下轮到小龙女不好意思了,她表示不想给母女俩添麻烦。花姐一把拦住她,
大声道:【龙姑娘,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今天我非帮你不可!】她强行拉着小龙
女,小菲则摆出一副不想搭理的脸,母女俩闹得有点僵,这让小龙女越发不好意
思。

  花姐让小龙女进房间里坐下,她侍候小龙女脱去全部衣服,在床上躺好。出
于感激,小龙女现在对花姐言听计从,花姐对她也是十分真诚。

  【龙姑娘,你这身体需要用药膏调理,这药有点特殊,要光着身子服用才有
效。】小龙女对于花姐的介绍感到十分理解,恰好她的古墓派玉女剑法也有需要
裸着身子才能修炼的阶段,小龙女只是感叹这种娇羞的方法竟然如此有效。

  花姐让小龙女在床上睡好,她自己走出去准备药材。小龙女在床上一动不动
地等了半响,花姐才提着一个小桶进来。桶里面盛满了白浊的粘呼呼的液体,味
道闻起来十分奇怪,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制作的。

  花姐暗地里发笑,这其实是一桶驴子的精液,她刚才跟小菲在屋外拴着的驴
子身体底下忙活了一阵,这种怪异的行为还好没被别人看到。花姐在驴子的精液
里放了两种药物,一种是催乳的粉末,另外一种是强烈的春药,都是当年带出来
的存货。想不到,这种下三滥的春药还能用在昔日的仇人身上。

  小龙女不知道这是什么,她感到气味很难闻,但自己确实没有见过。杨过十
分爱护她,在性爱上也很传统,不会做出让姑姑吃他射出来的浆液这样的事情。
花姐告诉她,这里面混合了很多药物,有助于她的身体潜能激发,这让小龙女很
是动心。

  小龙女拿着勺子,一勺接一勺地吃下这些驴精,她吃得很专心,一点都不漏
出来。刚才母女俩吵架让她过意不去,这时的药物千万不能再有浪费的了。小龙
女皱着眉头吞下这些粘呼呼的东西,喉咙都好像要被这些东西黏住,身体里说不
出的饱胀。

  小龙女花了不少时间才吃完这些驴精,可花姐的治疗方案还没完成,她把最
后剩下的一点驴精涂抹在一根圆圆的小木棍上,打算给小龙女治疗。

  【龙姑娘,这木棍子要放在你用来房事的地方,呆上三个时辰才有用,要不
要我帮你把手脚固定住。要是这木棍子掉出来,药的效果就不理想了。】花姐的
意思是想把这根木棍放进小龙女的私处里面。

  小龙女摇摇头道:【花姐,你放进去吧,我可以不动的。】小龙女从小就习
惯了在绳子上睡觉,这样的床上她有把握一动不动。

  花姐开心地笑了,她用两根手指轻轻分开小龙女的私处,然后把这根涂满精
液的木棍缓缓放进小龙女的阴道里。粗大的棍子在精液的润滑下慢慢顶开阴道放
了进去,这种坚硬的感觉要比过儿的阳具刺激得多,小龙女不禁面红耳赤。

  花姐把大半根木棍都塞进小龙女的阴道里面,她轻轻摸了一下小龙女的脸蛋,
告诉她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小龙女满怀感激地打算闭上眼睡觉,但没有多久她就感到身上涌起一股燥热
的感觉,浑身汗水密密麻麻地冒了出来,下体好似有一团火冒了出来,又好像有
一种奇怪的痒痒感觉,说不出是怎么回事。

  小龙女想起了自己和过儿裸体修炼玉女心经的情景,当时也是浑身热气腾腾,
也许这种疗法也有同曲之妙吧。小龙女克制着自己要睡着,但随即又想到花姐叮
嘱自己不可再压抑情感,这一松懈,身体深处涌现出来的欲火差点把她吞噬,一
股非常奇怪的感觉在自己体内流转,头脑都开始变得糊涂。

  小龙女几乎是咬着牙忍了三个时辰不动弹,她的双腿有越来越强的夹紧愿望,
下体变得十分奇怪,乳头也一直都是涨大的状态。插在她阴道中的木棒越来越涨,
而且正在变得越来越火热,时间过得十分艰难。

  房间门外的婴儿啼哭声吓醒了小龙女,她转头望向房门处,恰好花姐也走了
进来。【龙姑娘,时间差不多了,该起身奶孩子了。】花姐扶起小龙女,她把小
龙女身体里的木棍抽出来,这木棍看上去粘满了透明的体液,原先白浊的液体都
被洗淡了。

  小龙女这次喂奶果然感到不一样的地方,她的奶水源源不断地喷出,孩子吃
了个饱。治疗的效果太让人满意了,小龙女感激地朝花姐道谢。花姐笑着摇摇头,
【龙姑娘,这药物只能让你开始恢复,如果要让身子正常起来,你还得多多采阳
补阴才行。】

  【采阳补阴?】小龙女不解地问。

  【简单而言,就是多多跟男性进行房事。】花姐微笑道。

  小龙女的脸红了,【这不是淫乱吗?】她心里还是接受不了这么大胆的做法。

  花姐摇摇头,抚摸着小龙女的肩膀,用温柔的口吻说道:【没有办法,你的
身体比较特殊,如果你要真正治好就要这么做。为了你的孩子,这点牺牲算什么
呢?龙姑娘,当母亲的不比小女孩。】

  【这  】小龙女还是有点犹豫不决。

  这时,一旁板着脸的小菲插话道:【妈,咱们还不如让龙姑娘去救出妹妹


  【你闭嘴!】花姐厉声道。

  小菲的话引起了小龙女的兴趣,她问道:【小菲,你还有个妹妹吗?】

  【这  唉  】

  花姐话刚到嘴边就咽回去了,小菲趁机说道,【我妹妹小萍,上个月让官差
抓走,说她是什么女飞贼。其实是那些饭桶抓不到真的飞贼,随便抓一个人去顶
罪!如果你去自首说是飞贼的话,没准她就能回来了,呜呜。】小菲说着说着就
要哭出来,花姐也是一脸哀伤的表情。

  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小龙女毅然站起来,坚定地说:【花姐,你这样用心
帮我,我一定会帮你救出小萍的!】

  【你想去劫牢?就算你龙姑娘武功再好,可我们娘三个没有办法逃命啊,我
们只能留在这村里,救出来之后怎么办?】

  小龙女也搞不清自己是勇气倍增,亦或是燥热难耐的身体让自己特别冲动,
她朗声道:【我可以去自首,让官府把我抓进去。只要小萍能安全回来,我自己
会想办法逃出来的!】

  【这  龙姑娘,怎么能让你去做这种事,过意不去啊,过意不去啊。】

  【花姐,我当年累得你连个家都没有,这次就让我补偿你吧。】

  小龙女意已决,【花姐,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吧。】小龙女强调道。


                第二章

  两天后,花姐陪着小龙女来到府里见官,准备救出小萍。这两天里,小龙女
被反复发作的春药折磨得不能入睡,她每次睡下,胯下都会湿掉一片。这种时候,
花姐就会告诉她不能用手抚摸,女人的身体需要如果用手去解决,阴柔之气就会
泄露,奶水会更少。

  小龙女原本有点苍白的脸已经变得血色红润,其实都是情欲之火无处发泄的
缘故。要是换成一般女人,这样强效的催情药早就让她变成一个谁都可以上的荡
妇了。小龙女还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在哺乳阶段产生的奇妙反应,她暗中用内力压
制了这股欲望,否则饶是她也忍受不住下体的饥渴感。

  花姐领着小龙女去到官府门前,她让小龙女独自进去,关于见到官差要说的
事,她都吩咐给小龙女了。小龙女见到官差时,那套说辞果然让官差动了心。其
实官差对于抓到谁并不介意,他们要的只是一个人犯充数,如果这个人犯还能提
供点乐子那就更好了。

  花姐从一开始就料到,这些官差贪图美色,他们抓些民女进去原本也是挑漂
亮的抓,牢里可以满足他们邪恶的需要。小龙女这样美若天仙的女人前去顶罪,
官差当即就同意了,送上门的美食哪有不要的道理,更何况之前抓来的女人都玩
了一个月,也该腻了,不放回去也是当飞贼杀掉而已。

  至于小萍,她碰巧是花姐村里的人,跟花姐没有半点关系。

  两个官差当着小龙女的面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牢里放出来,小龙女叫了
一声小萍,她回头看了看,似乎点头道谢,然后什么话都没说就让官差赶出去了。

  现在,小龙女已经代替小萍被关进牢房里面,而且她身上没有任何武器。一
脸坏笑的数个官差站在小龙女前面,为首的一个叫道:【女飞贼紫若,向来画押
吧,这是你的供状,嘿嘿。】那官差手里拿着一张新写好的供状,上面写着小龙
女自己认下的罪状,现在要她按手印。

  小龙女环视周围,官差虽然有十几个,但看他们走路的样子就知道全是草包。
小龙女的武功要从这群人手里逃脱并不难,但她谨记花姐的吩咐,为了尽可能撇
开跟小萍的关系,她要在牢里呆几天才能走。

  【好啊,拿来吧。】小龙女伸手要供状。

  【哟呵,想这么轻易就按手印?我们可不是笨蛋,这样轻松就认下的不太可
信哦,我们一贯都只相信拷打后吐真言嘿嘿。】说话的官差自己哈哈大笑,旁边
一个官差赞道:【海大哥,你真严格啊,上次那个女犯人第一天就打脱了,哈哈
哈。】这伙人不止是好色,还以折磨女人为乐。小龙女本以为自己会厌恶得好像
吃了个苍蝇似的,但不知怎么的,自己看到一大堆陌生男人在面前,身体竟然燥
热起来,而且一点厌恶都提不起来。

  海捕头还以为小龙女这表情是害怕了,他指着小龙女说:【听说女飞贼是个
荡妇,我们先脱了你的衣服检查一下,如果你是荡妇就让你画押,哈哈哈。】海
捕头这一招让小龙女大吃一惊,她面红耳赤,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两个官差大笑着靠近小龙女,她刚想抵抗,但头脑里顿时想起花姐的吩咐,
运起的内功随即又松懈下去。官差一左一右握住了她的双乳,然后扯着衣服拉开。
小龙女敏感的酥乳冷不防被粗暴揉捏,这触电的感觉让她浑身酥麻,两天来的燥
热终于融化成势不可挡的洪流,冲垮了她最后一道防线。

  【哈哈哈,真乖,脱衣服都不反抗,来,全部脱光!】官差们爆笑着把小龙
女从上到下脱了个精光,她那洁白而有韵味的身体完全显露出来,鼓胀的双乳沉
甸甸地挂在胸前,涨奶让她的乳头变得有些肥大。

  怎么办,过儿,我该怎么办?小龙女内心极为矛盾,男人们欣赏她裸体的感
觉让她的燥热再度转化为一阵奇痒,下体竟然开始有温热的液体滴下。小龙女羞
红了脸蛋,她顿时领悟到这正是花姐嘱咐过的采阳补阴的必要方法。为了给孩子
喂奶,小龙女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这件事绝不能让过儿知道。

  【嘿,大家看啊,这女人正在滴水!真是个大骚妇啊!】海捕头首先发现了
小龙女胯下那晶莹的液体。众人都发现了这个羞人的事实,小龙女这幅清丽脱俗
的摸样,脱光衣服后竟然像个荡妇那样发情,她那白皙的双腿中间散发出惊人的
魅力。

  海捕头大笑着走过去,他伸手捏住了毫无抵抗意愿的小龙女,而且双手恰好
握住了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海铺头马上就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在自己手上,仔
细一看竟然是女人的奶水。【这个女人居然还有奶,女飞贼要这个做什么,不如
割掉!】他手拿弯刀,一手捏住了小龙女的乳头,作势就要把小龙女这颗娇羞的
肉粒取下来。

  小龙女这下子急了,她武功再好也没法及时救下自己的奶头,她急忙喊道:
【不要不要,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不要割我的奶子!】【急了?怕了?后悔自
己送上门来了吧?】海捕头狠狠揍了小龙女的胸部一拳,丰满的肉球在拳头的猛
击下晃动不已,煞是好看。小龙女娇喘一声,这种拳头对她毫无伤害,但敏感的
乳头被狠狠砸扁的感觉还是让她如触电一般向后倒去,顺势倒在了草堆上。

  海捕头这下也不客气了,他顺势掏出自己的大阳具,猛地扑到小龙女身上。
小龙女冷不防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上,湿了一大片的阴户里顿时多了一根火热的肉
棒。小龙女知道自己被这个男人侵犯了,但下体这种温热酥麻的感觉却并不反感,
小龙女甚至有一种要夹紧对方的欲望。

  过儿,龙儿对不起你了,龙儿这也是为了自己的身体能多点产奶啊。小龙女
这样安慰自己,她感到下身的快感一波涌过一波,滋滋的水声从两人身体交合处
发出。面前是一脸坏笑的海捕头,海捕头的后面围着一大群等待享用她的男人。
那些男人胯下的凶器都对着小龙女,无数的肮脏液体将灌入她的体内。

  好多男人,好多,好舒服,啊  小龙女在这种欲仙欲死的轮奸之下,不知
过了多久,竟然晕了过去。

  良久,小龙女醒来时发现自己面朝下躺在草堆上,自己的屁股好像握在什么
人手里,下体充满了一种又涨又热的感觉。

  【啊!?】小龙女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牢笼里面,而且这个牢笼里面
不止她一个人,她抬眼看到了三个衣衫破烂,头发蓬乱的男人,正在对着她淫淫
地笑。小龙女回头一看,自己的屁股被第四个男人握在手里,而这人的腰部正在
猛撞小龙女的屁股,一根涨大的肉棒在她的穴里进出。

  原来,狱卒们把轮奸过的小龙女关进男性囚犯的牢房,让这些饥渴已久的男
人也享受一下难得的美女。弄清楚情况的小龙女顿时面红耳赤,自己竟然被男人
玩弄成这幅摸样,而且自己那太过争气的私处还不断传来难以抑制的快感。

  小龙女呻吟几声之后,终于又发现自己的胸部也握在男人的手里。地上放着
两个碗,两个男人用力挤压着小龙女的乳房,带着浓郁香气的奶水已经快把两个
碗装满了。原来,这些囚犯一边玩着小龙女的下体,一边还把她的胸部当成食物,
挤出了美人的鲜奶。

  小龙女看到面前这两大碗奶水,竟然大喜过望,她问道:【这些都是龙儿的
奶水吗?】【你这个女人,被干爽了还能喷奶,嘿嘿嘿。】男囚犯尝了一口奶水,
似乎美味极了。

  小龙女心里极为高兴,她想道:原来如此,花姐说的都是真的,自己的身体
独缺阴阳调和,只要多与男人行房事,奶水就会源源不断了。

  小龙女非常高兴地配合起男人的抽插,直到这个男人把精华都灌注在她体内
之后,她还意犹未尽地张开双腿,湿漉漉的私处一张一合,似乎在祈祷新肉棒的
插入。

  【哈哈哈,你这个淫娃,我们几个都玩过一次了,你如果还想要,爷用这根
竹子怎样?】男囚犯拿出一根脏兮兮的竹子,趁机塞进了小龙女的穴里。干燥的
竹子得到爱液的滋润,顿时变得滑溜溜的,男囚犯趁机拿着竹子抽插起来。

  这,这样也会有作用吗?小龙女看到自己主动张开双腿,羞人的小穴却迎来
一根竹子,这淫荡的样子让她羞得不敢抬头。但是,这种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却是
同样的,小龙女等自己的私处越来越火热时,自己捏了一下自己的乳头,一道乳
箭喷出,奶水更加充沛了。

  原来如此,即使用竹子玩都有同样的效果,小龙女浑身燥热难忍,奶水充沛
的奇异效果让她打消了羞耻心。【请,请继续玩弄我吧。】小龙女把自己湿漉漉
的肉洞对准了他们,她的反应让四个男囚犯面面相觑。不久,四人一起大笑着答
应了小龙女,这样的美人求玩小穴,这等好事去哪找。

  小龙女现在变成了四肢趴在地上,唯独屁股翘高的姿势。四个囚犯拿着竹子,
兴致勃勃地塞到小龙女的蜜穴里面,肆意玩弄她那娇嫩的肉洞,粘呼呼的汁液不
断从小龙女的私处冒出,滴下。她的一对乳房垂在身上晃动,没握着竹子的人不
时过来揉摸,甜美的乳汁弄得地上都湿了。

  好硬,但是好舒服,肚子里涨涨的,小龙女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原本
小龙女就有惊人的绝色,此时因为情欲的完全释放,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诱人的
气息,即使只是玩弄小蜜穴,四个囚犯也再次兴奋了起来。

  【操他奶奶的,这婊子还真骚!过来,帮大爷舔这话儿!】一个囚犯挺着自
己的大肉棒,塞到了小龙女的嘴边,显然是要她舔弄。小龙女鼻子里闻到这股刺
鼻的体味,不知怎么地却没有恶心的感觉,她张开樱桃小口,含住了囚犯的肉棒。

  【看哪,这婊子还肯用嘴的,哈哈哈。】小龙女脸颊红透了,她嘴里的肉棒
开始抽插,巨大的龟头试图塞到她的喉咙里,男人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口腔。冷不
防,下体也塞进来一根温热的棒子,小龙女被四个囚犯围在中间,新一轮的奸淫
开始了!

  【唔  啊  好热,好涨,过儿,我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有奶喝啊,过儿不
要怪我。】小龙女意乱神迷,她的身体被四个人猛烈撞击,丰满的乳房贴着两根
肉棒不断摩擦,乳头碰到龟头的感觉真是奇妙,那些男人的精液会不会顺着乳头
钻进自己的乳头里面呢,小龙女更加兴奋了。

  这场激烈的性交戏一直持续到深夜,小龙女浑身都涂满粘呼呼的精液为止,
这还是她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的。

  深夜,小龙女睁开双眼,她由于太过兴奋而睡了过去,现在夜也深了,身边
几个囚犯都在睡觉。她看看窗外,皓洁的月光从高处的小铁窗射进来,自己那赤
裸的样子十分清晰,乳房上甚至还有些闪光。

  时间也差不多了,小龙女冷静下来,这牢里可不是久呆的地方。小龙女四处
看了看,牢房的门紧闭着,自己手上也没武器,看来硬闯是行不通了。她想要站
起来的时候,这才发现私处好像涨得很。小龙女伸手一摸,半截竹子还插在自己
的阴道里面,原来这些囚犯玩弄她之后,还把竹子塞在她的穴里。

  小龙女轻轻拔出这根湿漉漉的竹子,那上面散发着自己最为隐秘的体味。小
龙女把竹子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牢房的外面有些亮光,隔着牢房的门
看过去,可以看到一个狱卒正趴在桌上睡觉,他面前的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

  小龙女很快就发现狱卒的腰间挂着一串钥匙,那里面肯定就有自己这个牢房
的钥匙。这个距离很远,不过小龙女马上就想到了办法。小时候,小龙女学过一
个铃铛系在布条上的奇异武器,这时候虽然没带在身边,但这个要制作类似的不
难。

  小龙女悄悄拿了囚犯脱在一边的衣服,她自己是赤裸着进来的,什么都没有。
她把囚犯的衣服撕成条状,然后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子,系在布条的一端。这个
武器很快就做好了,小龙女默运内力,布条在她手中变得灵活无比。

  【嘿  】小龙女把小石子抛向那狱卒腰间的钥匙,带着内劲的石子径直飞
了出去,非常准确地落在穿着钥匙的圆环里面。小石子带着布条在钥匙上转了几
圈,应该行了。不过这样的方法毕竟不如自己的手,那钥匙还挂在狱卒腰间,如
果硬扯很容易惊醒他。

  这样做有风险,可是不这样做就没机会了。小龙女紧紧抓着布条,这武器毕
竟制作粗糙,如果用来点穴不一定精准,更何况那上面还系着一串钥匙。

  小龙女猛吸一口真气,她的手猛地一抖,布条拉起钥匙就往回飞,但是狱卒
也被吓醒了。

  小龙女一手接住飞过来的钥匙,回手再把石子抛出去,带着内功的石头这次
直奔狱卒胸口。

  【来  】狱卒刚喊出一个字,胸口被石子狠狠撞中,他顿时失去意识,人
也软了下去。

  呼  小龙女见狱卒倒下,赶紧用钥匙开了门。好,这下可以出去了。

  事不宜迟,既然已经脱身,小龙女穿上狱卒的衣服,随后就往外跑。她跑到
门口时,两个站岗的狱卒刚反应过来就被她点中大穴,顿时动弹不得。这些人都
是草包,小龙女击倒这样的货色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小龙女打开牢房外面的大门,夜深人静正是逃跑的好时机,目前一切都顺利。
大门打开的时候,一个满脸稚气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小龙女看到这样的小孩子,
伸出去点穴的手愣生生停在半空中,对方显然也被吓着了。

  【你是  】小龙女看清楚是个孩子,心里松了一口气,想着自己从容走开
就好。

  没想到,小女孩小手一挥,一小团白色的粉末顿时扑到小龙女脸上,甜腻恶
心的感觉充满了鼻腔。小龙女脑子里一股昏沉感顿时压了上来,全身的力气都用
不出。不好,是迷药,小龙女来不及运功抵抗,身子就倒了下去,人也昏死过去。